当前位置: 主页 > 学生工作 > 素质教育 >
长江大学徐彬程险些成为第四名烈士
时间:2010-05-04 10:18 来源: 点击:

10.24”英雄大学生事迹报道之二

长江大学徐彬程:险些成为第四名烈士

材料来自CCTV《对话》

 点击浏览下一页

长江大学的徐彬程是参与1024救人的一名大一学生,走进《对话》演播室,20岁的他带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和稳重。回忆起救人当天的情形,全体现场人员无不为他捏一把汗,这位勇敢的青年在救起落水少年后将岸边冬泳者抛来的救生圈让给了其他挣扎在江水中的同学。而他自己,在意识逐渐模糊时咬牙坚持,终于凭借的顽强的毅力逃出了漩涡。

主持人:徐彬程感觉到了时间的漫长了吗?在水里面?

徐彬程:是的,当时感觉游的太慢,时间太快。当时救完姜梦琳之后感觉身体透支,手脚都硬了的感觉。

主持人:那时候是大脑中一片空白,还是对自己的现状有担心?

徐彬程:有担心。我当时还在水里面,往远处飘,离船很远了,当时感觉害怕说不上,但是感觉自己希翼不大,但我当时死死的盯着岸上、江堤上面,我不停给自己打劲,对自己说我要上去,我要上去,当时意识还有,但是很模糊,我的手脚很僵硬了,但是还是很机械的运动着,往那边靠近,但是最后脚尖一碰到,底下有石块,当时我看片子,这个地方有石块,接触到硬的东西,我感觉到有希翼,最后用最后的力气爬上了岸,一离开水,到了江边就昏过去了。

坚强的徐彬程在事件发生之后,只流过一次泪。流泪少,并不代表着不动情,他心中有一种坚强的力量,让大家看到90年代青年托起未来的希翼。

徐彬程:说我流了一次泪,其实不准确,我只是说在公共场合中流了一次泪,那是在送我三个兄弟头七的时候,走的时候,当时天气非常糟糕,风非常大,如果说是迷信来讲就是说他们回来看大家,来跟大家告别,那天大家同学怀着很沉重的心情来到江边去祭奠他们,当时我本身不打算哭的,但是在那种环境之下,虽然只有短短的50天,跟他们相处的日子不多,但是突然间在那种环境下,大家相处的每一个画面都在我的脑海中一幅接一幅的过,我就突然间忍不住了,就抱着我的同学就开始哭。我觉得哭完以后,我感觉好一些,就是把心中的这么多天的压抑全部哭出来了。

主持人:父母亲会担心你的状态吗?给你打电话,问一问?他们有没有表达过说我到学校去看看你,看看在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的你好不好?

徐彬程:当时他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票已经订好了,但是我是极力地连蒙带骗不让他们来。

主持人:为什么?

徐彬程:因为我觉得我人生中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他们在我身边,我会有依靠,我不能成长,他们不在,我自己来处理好这个事情,对我是一种成长,是我对人生的一种历练,我觉得对我是非常有帮助的,所以我不想他们来,我想自己处理。

 

Copyright © 2005-2017 新普京澳门娱乐场网址 Gzmodern.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州市珠吉路660号 邮编:510663 电话:020-22325928 22325918 传真:020-22325989

ICP备案:粤ICP备14007856号 网监备案编号:440106030005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